【行情】番茄酱出口明显减少 创新发展更为重要


点击次数:423060

2017年中国出口番茄酱情况分析我国是世界第三大番茄酱产区,我国生产的番茄酱因品质优良、价格实惠,畅销亚洲、欧洲、非洲、美洲、大洋洲等地区。然而,随着国内外市场竞争日趋激烈,附加值低等多重因素影响,番茄酱价格持续降低、出口量持续下滑,现将有关情况分析如下:

一、基本情况

2017年1―10月,全国共出口番茄酱67.35万吨,同比减少13.65%,货值5.17亿美元,同比下降14.40%;平均价格768美元/吨,与去年同期持平,与2015年同比减少20.17%;近三年呈现量价齐跌趋势。

(一)全年出口价格基本持平,每月出口量多少不均。番茄酱价格全年维持在755-783万美元/吨,全年价格基本持平。上半年出口量波动较大,出口量以2月份最低,6月份最高;下半年的出口量波动较小,每月平均出口7.25万吨。具体情况详见(图1)。

图1. 2017年全国口岸出口番茄酱分析表

(二)出口市场广阔,出口国家有所变化,对各国出口量增减不一。出口市场涉及亚洲、非洲、欧洲、美洲、大洋洲等多个地区,其中,出口量达万吨以上的国家有14个,较上年同期减少2个。出口量前十位的国家中,加纳、俄罗斯、尼日利亚位居前三,增幅最大的为尼日利亚,同比增长35.2%,降幅最大的为意大利,同比下降56.4%,受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促进,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番茄酱进口有所增加,具体情况见(图2)。


图2. 2017年中国出口番茄酱10大采购国排名

(三)出口番茄酱种类变化及分布。目前,我国出口的番茄酱主要包括两个种类,分别是小于等于5公斤的小包装番茄酱(以下简称:小包装),大于5公斤的大包装番茄酱(以下简称:大包装)。2017年1-10月小包装出口28.62万吨,同比下降9.77%,大包装出口38.73万吨,同比减少1.63%,小包装出口量下降较多。小包装出口主要集中在天津地区,大包装出口主要集中在新疆、甘肃、内蒙古等地区。(四)天津口岸出口占全国一半以上。 2017年1-10月,天津口岸出口番茄酱46.65万吨,约占全国69.37%,货值3.58亿美元,约占全国69.25%。

二、当前出口番茄酱行业值得关注的问题

(一)2017年番茄酱生产整体向好,外部因素产生不利影响。

我国番茄产地主要集中在新疆、甘肃、内蒙等地区。2017年全国种植番茄面积约100万亩,其中新疆80万亩,甘肃2万亩,内蒙17万亩。番茄生长受天气环境影响较大,2017产季对全国番茄产业是难得的一年,主要体现在:天气状况理想,番茄产量高、质量好,采摘期长,工厂加工质量普遍好于历史水平。但外部因素造成了一部分质量下降:因环保督察严格造成部分不达标企业关停、限产,同时包装物供应紧张,后期原料加工工厂被迫转移等。

(二)我国番茄酱加工产能过剩。

当前,我国番茄酱加工企业共有182家,其中新疆127家,甘肃12家,内蒙43家,日加工能力29.92万吨;2017年开机生产企业100家,其中新疆75家,甘肃3家,内蒙号22家,日加工能力19.26万吨,45%的加工企业全年未开工,番茄酱加工产能过剩。

(三)国际汇率及国际大宗农产品价格变化的影响。

番茄酱采购协议一般提前一年按照当时汇率签订,价格易受汇率变化的影响。欧洲国家的俄罗斯、英国、意大利是传统的出口市场,2014年10月以来,欧元对美元贬值16%,俄罗斯卢布对美元贬值50%以上。签订出售协议如采用欧元、卢布为计价方式,按合同交易后就会导致价格降低。签订出售协议时,即使采用美元计价,当进口国本币贬值时,客户也会要求降价或不再执行合同。一年来国际经济形势低迷,国际大宗农产品价格普降,也会影响番茄酱市场价格。

三、相关建议

(一)要实施技术创新、结构升级,提高番茄深加工出口比重,打造自主出口品牌。

目前,我国番茄酱出口以大包装为主,缺乏深加工。企业应逐步转型升级,提高番茄酱深加工能力,增加小包装番茄酱出口比重。国外兴起的番茄红素、番茄籽油等一些高档深加工产品,我国尚处起步阶段,应加快企业技术改造,逐步增加番茄红素、番茄籽油等高附加值产品的生产能力。在出口过程中,要打造中国的番茄酱品牌,国内小包装加工企业不能仅是国外企业的代工工厂,应逐步从卖产品走向卖品牌。

(二)打破单一依赖出口的销售格局,向国内、国外两个市场并重的格局转变。

目前,我国生产的番茄酱95%以上用于出口,而国内番茄制品消费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。在日本、新加坡、中国香港等发达国家和地区,番茄制品人均年消费大于3公斤。目前我国番茄制品消费水平较低人均仅为0.02公斤,但我国却是新鲜番茄消费大国,人均消费量高达21公斤,表明番茄制品消费潜力巨大,应打破番茄酱单一出口模式,大力开发内地市场。

(三)密切关注国际市场变化,注重汇率变化,探索人民币国际结算机制。

关注国际供求市场变化,合理指导农户种植与企业加工生产;建立合理的番茄酱价格预警机制,有效应对价格周期波动;探索国际贸易人民币结算机制,最大限度降低汇率变动对企业的影响;统筹国内与国外市场,结合市场与监管,努力防止物贱伤农,价低损企。(来源:中国日报网)

上一篇:新疆发改委:2017年新疆全区棉花产量有所提高 生产成本有所上升
下一篇:发改委:2017年中欧班列开行3673列 超过去6年总和